杭州市私家侦探【姐姐的偷情经历,是我一辈子
时间:2022-06-10
杭州市私家侦探姐姐回娘家来了。对于爹娘和我来说,这简直是天大的惊喜。三年前,作为唐家的嫡长女,刚满十四岁的姐姐,以嫔位入宫,成了当今天子的女人。宫苑深深,打那以后,我们就再也没有相见过。姐姐是争气的,不过三年,她在没有子嗣的情况下,依然晋了位份,成了宠冠六宫的婉妃。也给我们唐家,带来了莫大的尊贵和荣耀。姐姐回来后,坚持和出嫁前一样,和我一起,住在落雪轩。夜晚,我和姐姐换上寝衣,她把我拉到铜镜前

喃喃念叨:“蕙儿,你瞧,我们还是一模一样!”
我调皮地吐吐舌头:“当然一模一样了,咱俩是孪生姐妹嘛!”她如释重负般笑笑,没头没脑地说了句:“幸亏有你!”灭了灯,我们并排躺在床上,我小声问她:“姐姐,你在宫里过得好吗?”
她幽幽叹息:“宫门一入深似海,后宫那么多女人,都眼巴巴地指望着一个男人,怎么可能过得好?”我不解:“可是,皇上最宠爱的,不是姐姐你吗?”她没有回答,反问我道:“对了,你和曹汝彬,可有打算完婚?”这次,皇上不仅同意她省亲的请求,竟然还额外准许她在娘家小住几天。对于后宫女人来说,这绝对是独一无二的恩典。曹汝彬是一名年轻的太医,长我五岁。曹家和唐家是世交,我和曹汝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,早在十二岁时,我就知道他是我将来要嫁的男人。提到曹汝彬,我心里甜甜的,羞涩道:“他们家催得紧,爹娘答应今年年底成亲。”姐姐没再问什么,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你都十七了,也确实该嫁了。想想看,我不过比你早出生一刻钟,却已经进宫三年了。”
她的声音里,带着一股说不出的不甘和幽怨。是啊,当年仅有十四岁的姐姐,稚气未脱,只身入宫。这些年,在勾心斗角的后宫,她必定也举步维艰心力交瘁。唐家只有两个女儿,如果不是她,就得是我了。我心里涌起一阵难言的感动和酸涩,哽咽着喊了声“姐姐”。她抚了下我的头发,开始跟我说起宫里的事:皇后外表端庄贤淑,心思却最为阴毒缜密,不过只要乖乖听她的话就没事;瑾妃是最强劲的对手,跋扈狠辣,一直想害死她取而代之;瑞嫔性子直爽,为人善良,值得深交……我不知道姐姐为什么要跟我念叨这些,听得有些乏味。睡意朦胧中,姐姐温柔地摸了摸我的脸,低低地说了句:“蕙儿,唐家以后就靠你了,姐姐实在是没办法了!”
来不及细品姐姐这句话的深意,我就睡着了。醒来时,窗纸已经微微透进清薄的晨光,我轻轻地侧过身,惊讶地发现,雕花木床上,姐姐盖着的那床锦被,散乱地堆成一团。而她,却不知去向。我伸手一摸,被子是冰凉的。心里顿时升起不祥的预感,我一骨碌坐起来,不其然地,触到枕边整齐叠放的一张纸笺。我疑惑地拿起、展开,借着熹微的亮光,发现上面正是姐姐的笔迹:蕙儿:我走了!不要怪我,为唐家牺牲三年,该是还我自由的时候了。为了唐家,为了爹娘,希望你能代替我,好好走下去!杭州市私家侦探我的脑海中“轰”地一声,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。姐姐这是想干什么?
我翻身下床,从暖阁走到外间。触目所及的,是洞开的后窗。窗下,放着一把红木条椅,上面,依稀有踩出的脚印。窗外,则是唐府的花园。姐姐的衣裳、首饰,整整齐齐放在窗边不远处的贵妃榻上。而我昨晚换下的家常襦裙,却不翼而飞。我彻底明白了姐姐的意思。她不愿意再回宫,所以趁机逃走了,要我去顶替她的身份。
我踉跄后退几步,跌坐在贵妃榻上,感觉眼前这一切,如梦境般荒唐。门外传来的细碎脚步声惊醒了我,我听出来,是我的贴身丫鬟采菱。我深吸口气,尽量让声音恢复如常,隔着门,吩咐采菱立刻叫爹娘过来。看到房内的境况,以及姐姐留下的信笺,爹娘也都傻了。半晌,爹爹才回过神来,脸色煞白地沉声吩咐道:“蕙儿,你马上进去,换上你姐姐的衣物!”我一愣,立刻明白爹爹的言外之意,摇头抗议道:“爹……”他打断我,压低嗓音:“我会立刻带人追查你姐姐的行踪,但眼下,必须把这一切瞒得密不透风。爹爹的话,带着千钧一发的紧张和不容置疑的威严,由不得我不从。我脚步凝滞,如同带着沉重的镣铐般,抱起姐姐的衣物换好,又木然地走了出来。
爹爹打量了我一眼,满意地点点头。他打开门,沉声交代外面的下人:“二小姐昨天突发风寒,为防止过给婉妃,现让娘娘迁至凌月馆,你们,也都到前院伺候吧……二小姐这儿,由夫人亲自照看!”爹爹看向我,目光逼人,语气恭敬:“婉妃娘娘,请移驾凌月馆!”姐姐的贴身宫女冬岑冬卉忙迎过来,一左一右扶住我。我用尽全力,模仿姐姐袅袅婷婷的步子,缓缓跨出了门槛。身后,落雪轩的门,哐地一声关上了…… 我在冬岑冬卉的搀扶下,步入凌月馆的正殿。接着,声称昨晚没睡好,要再躺会儿。冬岑和冬卉便细心地关上门,出去了。她们走后,我又展开姐姐留下的信笺,把简短的几行字,看了一遍又一遍,妄图从中看出蛛丝马迹。
唯一的发现是,纸笺和笔墨,都是宫里特有的。这证明,信是她在回家前早就写好的;而昨晚,她和我说的每一句话,也都是有深意的。这次省亲,她要求轻车从简不事声张,分明是蓄谋已久,用来作为出逃的契机。落雪轩那么高的窗户,姐姐一个柔弱女子,在室内借条椅爬上去后,必定有人接应,才能跳到花园,逃离唐府。也就是说,姐姐是有同伙的。那人是谁?疑虑重重,迷雾团团,折磨得我寝食难安。而这一切,只有等爹爹把姐姐追回来,才有答案。搬到凌月馆后,我不敢出门,也不敢多言,怕被人看出破绽。冬岑和冬卉,以为我的消沉是因为牵挂“二小姐”的身体,时不时赞叹我们“姐妹情深”。我和姐姐,确实曾经姐妹情深。而现在,她的这一举动,让我震惊之余,心寒到了极点。
她是皇上的宠妃,回娘家省亲时不知去向生死不明,这不是要置爹娘和我,置整个唐家于刀尖之上烈火之中吗?我对后宫和皇上一无所知,就这么懵懂前往,不啻于置身万丈崖边,一着不慎,将会粉身碎骨。更重要的是,姐姐明知道我有心仪的郎君。我和曹汝彬,情投意合,怎么能让我去委身于另外一个男人?姐姐在做出这个决定时,根本没有为我的安全和未来考虑分毫。她太草率,也太自私了!等待的每一天都是煎熬,三天过去了,明日辰时三刻,宫里会派侍卫过来,接姐姐回宫。已经到了十万火急的时候,爹爹那边,仍然是没有消息。我的心里,却抱着最后一线希望,只要爹爹今晚能把姐姐找回来,我们就还能各就各位,一切如常。正想着,被我派出去打听消息的冬卉,从外面急急地走进来,毕恭毕敬道:“娘娘,唐大人回府了,也是巧了,曹太医正好来给二小姐探病……”
我的心跳猛地加速,爹爹回来了,是不是已经有了姐姐的消息?曹汝彬居然和爹爹遇上了?如果被他拆穿,那可就乱套了!正紧张慌乱地想着,忽然听到冬岑在殿外通传:“娘娘,大人和夫人来了!”我深吸了口气,竭力平静下来,支开了冬卉。与此同时,爹爹的声音,从屏风后面传来:“微臣给婉妃娘娘请安!”我没有回应,径直迎了出去。屏风后的爹娘,让我瞬间揪起了心。
不过才三天,他们俩,却都像老了十岁一般,爹爹的背佝偻下去,娘的鬓角,也多了一缕刺目的白发。娘一见我,立刻泪盈于睫,颤声喊道:“蕙儿……”她眼神凄楚,声音里,有浓浓的不舍,也有深深的歉疚。爹爹却严肃又郑重地说:“不要再叫她蕙儿了杭州市私家侦探,唐家的安危荣辱,从此就系于你身了!”